沐鳴代理 探索保羅裡維


在成為美國傳奇人物之前,這位獨立戰争英雄以技藝精湛的工匠、活動家和企業家而聞名。
 
在紐約曆史學會(new york Historical Society)最新舉辦的展覽上,沐鳴代理有140多件文物展出,其中包括阿布倫澤貝爾(Abronze bell)、一幅波士頓大屠殺(Boston Massacre)的版畫和一對銀酒杯。這部名為《子夜之後:保羅·裡維爾》的電視劇力求展現主人公不那麼為人所知的成就——從他作為一名有進取心的工匠的職業生涯,到他參與自由之子地下組織——并消除圍繞這位革命戰争英雄著名的午夜騎行的神話。
 
博物館館長勞倫·b·休斯告訴《紐約時報》的詹姆斯·巴倫:“這是他生命中的一天,是他漫長生命中的漫長一天。”“如果你隻能被人知道一天,那不是一個糟糕的日子,但他做了所有其他的事情。”
 
1734年12月,這位未來的革命家出生于波士頓。作為一名法國胡格諾派移民的兒子,他在19歲時接管了家族店鋪,迅速成為一名技藝精湛的工匠大師。除了制作銀質茶具、黃油船和勺子等物品外,裡維爾還将自己的創業精神延伸到了銅版雕刻,甚至牙科領域。在17世紀60年代和70年代,他成為一名越來越熱心的活動家,作為愛國團體的信使,幫助策劃了1773年的波士頓茶黨。
 
在一份新聞稿中,《午夜過後》以一座9英尺高的方尖碑複制品開場,這座石碑是1766年《印花稅法案》廢除後在波士頓豎立起來的。這一慶祝結構在創作後不久就被毀了,但它的相似之處仍然存在于裡維爾創作的一幅版畫中,現在在展覽中得到了突出表現。這位工匠技藝高超的其他作品還包括1770年英國軍隊登陸波士頓長碼頭的版畫,以及描繪波士頓大屠殺的四幅版畫。
 
據巴倫(Barron)為時報撰寫的報道,裡維爾對1770年大屠殺的描繪,本質上是雕刻家亨利·佩勒姆(Henry Pelham)早期版本的小幅改動。由于裡維爾印刷版畫的速度比他的競争對手更快,他獲得了榮譽,并看到他的作品在波士頓和更廣泛的歐洲市場上流通。對現代觀衆來說,這種策略聽起來像是毫不掩飾的剽竊,但正如休斯所解釋的那樣,這位政治頭腦敏銳的愛國者的主要目标是盡快進行宣傳。館長說,他“就像一個黨派博主”。“他了解宣傳,了解自己的定位,以你認為應該講述的方式講述故事。”
 
美化的叙事在裡維爾更大的遺産中扮演着關鍵的角色。詩人亨利·沃茲沃斯·朗費羅(Henry Wadsworth Longfellow)将“保羅·裡維爾(Paul Revere)在75年4月18日的午夜之旅”(the midnight ride of Paul Revere)永垂不朽。凱特·艾斯納(Kat Eschner) 2017年在Smithsonian.com網站上寫道,裡維爾是負責警告當地人英國軍隊即将到來的三名男子之一:“(朗費羅的詩)更準确的标題應該是‘保羅·裡維爾(Paul Revere)、威廉·道斯(William Dawes)和塞缪爾·普雷斯科特(Samuel Prescott)的午夜騎行’。”
 
故事的其他浪漫化方面包括銀匠的騎馬之旅——他徒步完成了旅程的第一部分,然後在剩下的路程中騎着一匹借來的馬——以及他作為間諜大師的成功。在發出召喚的三個人當中,隻有普雷斯科特到達了他的最終目的地;裡維爾被英國軍官抓獲,而道斯逃過了士兵們的追捕,但失去了他的馬,不得不返回。
 
展覽組織者黛布拉·施密特·巴赫(Debra Schmidt Bach)告訴《泰晤士報》,朗費羅高度虛構的描述“并不是為了詳細考察這次騎行”。巴赫說,相反,這首詩試圖通過把裡維爾塑造成美國終極英雄,沐鳴總代理來激起革命熱情和愛國主義(這部作品剛好在内戰前夕出版)。
 
獨立戰争結束後,《午夜信使》又回到了手工行業,留下大兒子經營家族的銀器店,同時開設了一家新的五金店。後來,裡維爾開了一家鑄造廠,生産大炮和金屬鐘。他于1818年5月去世,享年83歲。